小说者 - 玄幻小说 - 施法诸天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争权夺利(上)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争权夺利(上)

        奥罗斯猎场,一个拥有悠久历史的皇家猎场,同样也因为诞生了一位伟大的君主而闻名于世。

        哈里森当年就是在这里临危受命,成为国家至高无上的统治者,在内忧外患之下用坚忍和毅力扫清所有敌人,最终获得“雄狮”这个威风凛凛的绰号。

        当然,作为自己的成名之地,他相当喜欢奥罗斯猎场,甚至在晚年不惜花费重金,聘请整个大陆最好的设计师,在靠近山崖的地方修剪了一座行宫,光是用掉的大理石、装饰的贵重金属和宝石,就高达数十万金币,快递的上国家全年财政税收的一半。

        不过作为地区霸主,这笔钱自然不需要他自己来掏,而是强迫那些臣服的小国进贡。

        眼下,这座精美华丽的行宫已然落成三年,围墙上密密麻麻爬满了藤蔓,以及藤蔓上盛开的蔷薇花,再加上各种说不上名字的鸟儿站在枝头叽叽喳喳的发出鸣叫,即使内心之中再苦闷抑郁,看到这些也会慢慢变得开朗起来。

        但遗憾的是,如此美景,此刻却没有人欣赏。

        因为就在几个小时前的狩猎过程中,哈里森被一支从树上射下的弩箭击中,箭头明显涂抹了可怕的毒素,导致才几分钟功夫就陷入神志不清的深度昏迷。

        要知道凭借着多年以来树立的绝对权威,整个国家根本找不出第二个可以再短时间内服众,并让政治局势保持稳定的人选。

        无论是那些看似位高权重的大臣,还是手握军队的将军,亦或是拥有很高顺位继承权的王子们,都不过是得到他的允许才获得了权柄。

        可现在,他失去了发号施令的能力,一时之间看似强盛的国家顿时笼罩上一层混乱和战争的阴云。

        尤其是那些暗中串联起来的家伙,早就在第一时间把消息送出去,让自己支持的王子或者公主做好准备。

        王位,从来都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做上去的。

        无论是正常的权利交替,还是非正常的权利交替,都必然伴随着杀戮和流血。

        唯一的区别在于,正常的权利交替失败者基本上不可能有反抗的余地,只能老老实实等待命运的降临。

        相比之下,非正常权利交替就有很多猫腻可以玩了,有时候夺得最终胜利的,往往是开始最不起眼的那个。

        “怎么样?陛下的身体还撑得住吗?需要多久才能醒过来?”

        看着从卧室内走出来的医者,年迈的首相第一个站出来拉住地方胳膊,一脸紧张的询问。

        没办法不紧张!

        他可是哈里森的死党。

        两人一起携手走过了最困难的时期,所以无论国内政治局势发生多么大的震荡,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都始终没有变动过。

        甚至连拥有第一顺位继承权的王长子,都保持着相当程度的敬畏。

        如果哈里森还活着,这种权势自然可以带来难以想象的好处,但要是他突然之间死了,那么这种权势就会像海市蜃楼一样瞬间消失。

        不仅会消失,搞不好还会带来杀身之祸。

        毕竟他这些年他得罪的人实在太多了,其中不乏有实力上位的王子。

        假如老雄狮真的不行了,那么他就要开始趁现在局势还没有彻底失控,率先找一位王子进行合作,确保未来几年乃至十年,自己仍然是帝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首相。

        至于哈里森究竟意属谁来接自己的班,根本一点也不重要。

        “首相大人,陛下的情况不容客观。刺客十分阴险,用了一种叫做弧光的炼金毒素,它能入侵血液让伤者陷入无法自拔的幻觉中慢慢死亡。我和几位施法者已经合力暂时阻止了毒素的进一步扩散,陛下暂时没有性命之忧。但同样,我们也无法预料他究竟什么时候能醒过来,或者说不知道是否还能够醒过来。您最好做最坏的打算,为我们的国家选定一个合格的继承人。”

        医生没有试图隐瞒什么,也不敢隐瞒什么,把自己知道的一股脑说了出来。

        随着这句话说完,他像是卸下了一个巨大的包袱,整个人变得轻松了不少。

        相比之下,首相却像把这个包袱捡起来背在身上,压得差一点喘不过气来,表情凝重的点了点头:“好的,我知道了,下去吧。记住,不要向任何人透露陛下的健康状况,哪怕是王子和公主也不例外,明白吗?”

        “明白!请您放心。”

        医生弯下腰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转身消失在戒备森严的走廊尽头。

        不过首相恐怕根本想不到,才刚离开自己的视线不久,他就悄无声息来到一个房间的入口,左右看了看确认没人,便轻手轻脚推开门钻了进去。

        由于没有点灯的缘故,房间一片漆黑,差不多什么都看不看清楚。

        但医生却一点也不慌张,迅速掏出事先准备好的字条,塞进床头的枕头垫子下面,然后飞快退出房间,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大概几分钟之后,一个黑影从柜子里钻出来,以极其熟练的动作取走字条。

        没过一会儿,他就带着这张字条通过密道来到另外一个房间,单膝跪地用极为激动的语气汇报道:“殿下!您的机会来了!我刚刚收到消息,陛下已经身中剧毒,恐怕再也没有醒来的机会。这个时候,您只要说服随行的两位将军,就能在其他竞争者反应过来之前率先掌控宫廷,胁迫那些大臣们伪造一份诏书,顺理成章登上王位。”

        “哦?你确定?”看上去有四十岁上下的男人转过身,眼睛里透露出骇人的光芒。

        他不是别人,正是哈里森的第四个儿子,同时也是他最喜欢的儿子,一直带在身边言传身教。

        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始终没有把这位长相与性格都跟自己十分相似的王子一个明确的信号,而是放任其与另外几个兄弟姐妹争权夺利。

        “非常确定!我可是花费了不小的代价,才买通专门为陛下诊病的医生。而且根据仆人们的回报,首相已经封锁了陛下的卧房,任何进去的仆人都再也没有出来过。”黑影抬起头,眼神中透露着强烈的期待,仿佛在等待主人作出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