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玄幻小说 - 施法诸天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城门

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城门

        随着新生的黑暗女神在宫廷内露过一面之后,便再一次销声匿迹。

        她既没有在民众之间展现神迹,以此来招募和感化信徒,也没有尝试着与城内其他权贵联系,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尽管女王对这位自称缪莎的女神十分感兴趣,可在克尔温归期将至的最后几天时间内,也没有太多精力去顾及其他,而是全身心投入到“刺杀暴君”的计划中。

        为了让这个计划万无一失,她特地装模作样通知所有人准备一个盛大的凯旋仪式,将那些尚未倒向自己的家伙集中起来,确保在刺杀进行过程中,能把这部分人与他们手下的士兵隔离开。

        但凡有点军事和政治常识的人都明白,一支军队最大的威胁不是他们装备是否精良,更不是训练程度,而是那颗负责指定战略和下达命令的大脑。

        如果能把大脑控制起来,那么无论规模多么庞大的军队,都会在短时间内乱成一团,无法组织起有效的反击。

        当然,想要做到这一点必须有个前提,那就是得有个充足的借口。

        很不幸,向来喜欢营造和凸出身份与地位的克尔温,刚好十分热衷于看到收下和臣民热烈欢迎自己的场面,不管他们是心甘情愿,还是出于恐惧不得不屈从。

        因为这都意味着权利的稳固!

        意味着没有人敢于挑衅自己至高无上的权威!

        当暴君的队伍抵达城门附近时,准备已久的乐队便开始演奏,仪仗队更是穿着华丽的银色铠甲站立在红色地毯的两旁。

        除此之外,还有至少五千名民众被从家里驱赶出来,强忍着愤怒高呼欢迎口号。

        至于女王则一身白色盛装站在内城的铁闸后面,瞪着两只眼睛注视着远处那个让自己充满恨意的男人。

        她非常清楚,今天就是决定自己命运的时刻,成功了自然什么都好说,可以一旦要失败,那么下场绝不会比地牢里那些被暴君蹂躏到神智市场,甚至彻底疯掉的女孩好多少。

        克尔温可不会在意她是不是有高贵的血统,只会在意背叛的行为。

        就在女王思维开始发散,考虑如果刺杀失败自己改逃往何处的时候,始终将自己笼罩在宽大斗篷内的伊索尔特突然开口提醒道:“陛下,您最好表现的高兴一点,至少降低克尔温的警觉性。毕竟他能活到现在,有一半都要归功于那敏锐的第六感。假如他察觉到什么不肯踏入城门一步,我们所做的一切布置都将功亏一篑。”

        “别担心,我知道应该怎么做。”

        女王很快回过神来,把原本就很低的领口又往下拉了拉,确保能够体现出自己惊人的事业线,同时换上一副骄傲中略带俏皮的微笑。

        在暴君骑着马来到外门的瞬间,她立刻主动上前一步,提起裙子稍微欠了欠身:“欢迎你回来,我亲爱的丈夫。怎么样,讨伐叛逆的行动还顺利吗?”

        “多谢你的关心,相当顺利。虽然付出了一点小小的代价,但那个黑暗教会已经被彻底剿灭,再也无法构成任何威胁。”克尔温意味深长的回应道。

        从那双充满戒备的眼睛不难看出,他把这次普通的寒暄当成了一次试探,根本不愿意透露实情。

        不过这也难怪!

        两人的关系与其说是“夫妻”,倒不如说是各取所需的“仇人”。

        如果其中一方失去力量或者利用价值,那么另外一方绝对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翻脸,甚至是从背后捅上致命的一刀。

        “啊!那我要恭喜你,又获得了一次辉煌的胜利。来吧,仪式已经准备就绪,让这个国家的贵族和臣民一起为你欢呼庆祝。”说着,女王伸出胳膊,示意“暴君”过来挽住自己的右手。

        与此同时,埋伏在瓮城城墙上的军官绷紧了所有的神经,浑身上下都已经被汗水浸透。

        要知道躲在暗地里策划阴谋是一回事,可到了执行却又是另外一回事。

        太多的意外!

        太多的特殊情况!

        会让原本看似万无一失的计划瞬间破产!

        所以在砍下对方脑袋之前,他一直不断在内心告诫自己绝不能掉以轻心。

        事实上不光是他,周围两百多名亲信士兵也都在不停的颤抖,紧握弓弩的手心全是汗水。

        不管怎么说,克尔温的暴君之名都已经响彻这片大陆。

        无论那些名门贵族怎样鄙视他的出身,如何宣扬他的无礼与残暴,都无法抹杀这是一个强大而又有力的统治者。

        就这样,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克尔温骑着马站在门口,脸上挂着古怪的表情,仿佛在思考什么,一直没有再往前迈出一步。

        足足过了两三分钟,他才笑着问:“你为什么会想到要为我举行一场盛大的凯旋仪式?”

        “难道这不是身为妻子应尽的义务吗?”女王面不改色的回答道。

        “义务?呵呵,难道背着丈夫与别的男人私会,也是妻子的义务?”克尔温毫不留情掀开了这个足以令大多数男人无法启齿的伤疤。

        毕竟他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反倒是坚信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这种明显故意讨好的举动,无疑引起了他内心之中最敏感的神经。

        “哦?你听谁说的?”女王故作诧异的挑起眉毛。

        说实话,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对方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把这种本应该私下处理的丑闻公布于众。

        “哼!怎么,你心虚了?那几个与你私会的年轻人去哪了?他们莫非吓得躲起来了么?”克尔温冷笑着讽刺道。

        “我想你误会了什么!我只是在为这个国家挑选一些合适的人才,而不是像你想象的那么龌龊。如果你怀疑我不忠,我们完全可以离婚,不是吗?”女王扬起下巴,眼睛里闪烁着愤怒的火焰。

        当然,这一切都在演戏。

        她迫切希望激怒暴君,然后让对方失去理智冲过城门。

        不用多,只要再前进十几二十米,用来阻挡敌人进攻的铁闸就能直接放下,把目标与外面的军队隔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