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其他小说 - 大人物们争着要罩我在线阅读 - 第584章 我生的儿子不是我亲生的

第584章 我生的儿子不是我亲生的

        第584章

        宋迟迟心想:这就是人类和魔族之间的差距么?

        魔族守孝居然要守三百年?

        正在她疑惑间,就听牧长渊在她耳边轻声说:“魔族没那么多规矩,不需要守孝。”

        宋迟迟:“啊……”

        那就是说,大憨其实是被骗了?

        宋迟迟看着大憨的心情,顿时有些同情起来。

        大憨继续说:“我等了她三百年,终于等到她守孝完了,我去找她,要和她成亲,发现她肚子好大,她居然有了小崽崽了!”

        宋迟迟目光更同情了。

        大憨说:“我就质问她,这是谁的崽崽!她说,她没怀孕啊,她只是吃胖了!”

        宋迟迟:“你相信了?”

        大憨说:“是啊,为什么不信?”

        宋迟迟:“……”

        大憨说:“但她还是不愿意和我成亲,她说她现在太胖了,等瘦下来再和我成亲,我就等啊等,等了好久,她终于瘦下来了,还天天抱着一个小崽崽。”

        宋迟迟:“……”不用怀疑了,那一定是她生的啊傻子!所以才会瘦下来啊。

        大憨说:“我问她哪来的孩子,她说在外面拣的,问我愿不愿意养,我爱她啊!她的拣来要养的崽崽,也是我的崽崽,一直养着他们,有什么好东西全都往家里送,结果……”

        宋迟迟:“结果?”

        大憨说:“结果有一日,她带了一个男的回来,我还看见他们躺在同意张床上……”

        宋迟迟:“……”

        大憨说:“我质问她那个男魔是谁,她说是她弟弟。”

        宋迟迟:“你不会又相信了吧?哪个姐弟会睡一张床?”

        大憨说:“可她说他们家从小就是这么睡的啊……”

        宋迟迟:“……”

        大憨说:“然后我媳妇的弟弟就这么住下了,媳妇说她小时候和弟弟睡习惯了,弟弟难得来我们家,要和弟弟一起睡,我就去别的房间睡了。”

        宋迟迟:“……”

        “结果……结果……”大憨说到这里,痛哭出声:“结果我媳妇刚刚跟我说,她怀孕了……可我明明就没碰过她!然后,她就带着崽崽和那个男的走了,不要我了!”

        宋迟迟:“……”

        大憨:“呜呜呜娘娘……我怎么这么惨啊!”

        宋迟迟有些迟疑的说:“这是有点惨……”

        她只好安慰他:“好了,别哭了,男人有泪不轻弹,不过就是个女人而已,天涯何处无芳草对不对?”

        大憨:“我又不是男人!我是男魔!”

        宋迟迟:“好好好,男魔有泪不轻弹,赶明儿我给你物色物色。”

        大憨摸着眼泪:“谢谢娘娘,娘娘您真好。”

        宋迟迟说了声客气,就和牧长渊进了大门,结果刚进大门,就看见镜魔将也坐在地上哭。

        “呜呜参见……参见陛下,娘娘……”

        宋迟迟:“……你又怎么了?”

        镜魔将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属下心里苦啊。”

        宋迟迟想了想,觉得自己也不太好问问别人发生什么事情了,就像刚刚大憨说的,正常男的应该都不太愿意被外人知道的,毕竟这么丢脸。

        于是她对镜魔将说:“那……那你调整一下心情吧,不管生活有多苦,日子总是要过的。”

        说罢便打算饶过镜魔将,打算离开。

        然后就被镜魔将拦住了:“娘娘!娘娘!您、您不问我发生什么事了吗?”

        宋迟迟说:“不太好吧?这毕竟是你的隐私。”

        镜魔将瞅了一眼牧长渊,牧长渊瞥他一眼,镜魔将赶紧眼巴巴看着宋迟迟,说:“您就问吧!我、我太需要一个人替我开解了!”

        宋迟迟:“……”

        怎么觉得有些怪怪的。

        宋迟迟问:“我不太懂魔族,不然我去给你找个人过来听你说?”

        “不要啊!!”镜魔将连忙说:“这么丢脸的事情,属下只愿意告诉您和陛下!”

        镜魔将都这么说了,宋迟迟也不好再推辞,只好问:“好吧,你说,你为啥心情不好?”

        镜魔将哭哭啼啼的道来:“娘娘,您不知道,属下心里苦啊!属下今日才知道,把我养大的母亲,竟然是我的杀父仇人!”

        宋迟迟瞪了瞪眼,这个瓜有点大……

        镜魔将说:“我爹当初死得不明不白的,我一直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母亲说,我爹是病死的,我也相信了,直到今日……”

        他深吸了一口气,说:“直到今日,我才知道,原来是我娘在外面有了外遇,所以才杀了我爹。”

        宋迟迟说:“……这确实有点……过分。”

        镜魔将惨然一笑:“这还不是最过分的,我娘还跟我说,我其实不是我爹的亲生儿子,我的亲爹,是我娘在外面勾搭的男人……”

        宋迟迟:“这……”

        这确实有点惨。

        宋迟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他。

        镜魔将又是一个苦笑:“我知道娘娘您想说什么,我明白的,我会继续乐观的生活的。”

        宋迟迟扯扯嘴角:“你想得明白就好。”

        镜魔将抹了把泪:“嗯……和娘娘您说了之后,属下心情好多了,谢谢娘娘的开解。”

        宋迟迟:“我也没做什么,你好多了就好。”

        宋迟迟就这么带着恍恍惚惚的心情和牧长渊进了大殿。

        走进大殿后,她又看见飞魔将坐在那儿,黯然神伤。

        宋迟迟:“……?”

        飞魔将见到他们进来,朝宋迟迟露出一个凄惨的笑容:“娘娘,属下……心里苦啊。”

        宋迟迟:“难道你老婆也跟人跑了?”

        飞魔将愣了一下:“没有啊。”

        宋迟迟:“那是你母亲其实才是你的杀父仇人?”

        飞魔将:“也不是啊!”

        宋迟迟:“……那你怎么?”

        飞魔将说:“我生的儿子不是我的!”

        宋迟迟:“……”

        魔族今日是怎么回事,今天一个个都这么惨?

        于是飞魔将又开始了一番解释,说起了自己怎么发现自己儿子不是亲生的,其过程简直惊心动魄,其猎奇的程度,听得宋迟迟叹为观止。

        甚至还突然觉得,自己崇拜到大的爹爹宋松远要杀她……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不是亲爹啊,看看大憨,看看镜魔将,看看飞魔将,他们的人生是一个比一个惨!

        然后,她心情莫名就好了,还开始和牧长渊说起他可怜的三名魔将。

        殊不知,此刻,屋外。

        大憨,镜魔将,飞魔将,三人坐在一起,互相叹气。

        大憨问:“娘娘开心点了吗?”

        镜魔将:“应该吧?毕竟我娘都是我杀父仇人了。”

        飞魔将:“你这有什么,我未来的儿子,都有可能不是我的种,我都说了。”

        大憨怒:“你们那算什么!老子媳妇都没呢!把自己未来的老婆都搭上了!!”

        三人相似一眼,默默叹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