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都市小说 - 我在西北开加油站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五章 传男不传女

第二百七十五章 传男不传女

        吃着这风味特别的羊肉串,陈牧不得不承认,以他纵横撸串界这么多年,这里的真是他吃过最好的,没有之一。

        一边吃着肉,一边抿一口石榴汁,陈牧觉得就这份口欲享受,给个神仙都不换。

        两串羊肉撸下去,石榴汁也干杯了。

        陈牧抬头看看其他人,却发现其他三人都在看他。

        “怎么了?”

        陈牧连忙用纸抹了抹自己的脸。

        “你小子可真能吃啊!”

        帕孜勒笑了一下,把自己剩下的一串羊肉递给陈牧:“你吃我的,我吃不完。”

        会计大婶有样学样,把自己的羊肉串递给了陈牧:“你把我的这串也吃了吧。”

        剩下的司机大哥,正准备把自己的也递过来,陈牧连忙摆手:“够了够了,再多我也吃不下了。”

        司机大哥见状这才停了下来,招手让服务员多给陈牧弄了被石榴汁,说道:“多喝点石榴汁消食,肉太多压肚子。”

        陈牧连忙谢了,继续撸串。

        撸着撸着,服务员又给他们一人送来了一碗凉皮。

        这凉皮一看就吸引人,都还没吃呢,远远飘来一阵清新的辣香,里头还撒了花生屑、黄豆,真是看着都让人流口水。

        陈牧偷偷瞄了一眼食牌,这么大一碗才三块钱,我勒个去,这可真是天地良心了啊,这么搞老板还有活路吗?

        陈牧放下还没撸完的羊肉串,“嗦嗦嗦”的扒拉了一口凉皮……嗯,没说的,好吃!

        三两下,一碗凉皮干完,陈牧还想再要。

        不过他抿了口石榴汁清清嘴巴,冷静一下后,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羊肉串……于是决定再等等。

        他要看看其他东西怎么样再说,不能指着一样食物死磕啊,既然这么大老远来了,多尝尝鲜才是王道。

        不一会儿,罐子肉汤、烤羊肉包子和烤蛋都送了上来,全都是他这个土包子没见过的新鲜玩意儿,他全部扫光后,仔细想想,每样好像都没吃够,还想再要。

        可没等他选好再叫哪样,帕孜勒又问他了:“要不要试一下这里酸奶和雪糕,挺不错的。”

        陈牧在面对美食的疯狂袭击,已经完全没主意了,只能顺从的点头。

        不一会儿酸奶和雪糕都送上来了,帕孜勒每样给他叫了一个。

        这里所谓的酸奶,是一碗特殊的冷饮,做法其实非常原始,就是把一大块冰凿碎,加入蜂蜜和酸奶,反正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调配的,口感竟意想不到的好。

        至于雪糕……那就算了,陈牧真心觉得一般般,吃个特色算了。

        把东西扫光后,陈牧摸了摸自己已经有点滚圆的肚皮,有点忧郁的说:“哎呀,这么快就吃饱了……都吃不下了呀。”

        帕孜勒忍不住笑了:“你小子吃了那么多东西,还想怎么样?准备一顿把自己吃死过去?”

        陈牧抬头看了一眼烤肉店里的食物,想了想,说道:“大叔,帮我让他们给我打包个羊肉焖饭吧,我放在车上待会儿饿的时候吃。”

        “吓?”

        帕孜勒没好气的看着陈牧:“你给我说说,刚吃了这么多东西,你什么时候才会饿?”

        陈牧理所当然的回答:“待会儿在车上,不那么饱的时候我就可以再吃了,一直听说k市的羊肉焖饭很有名,既然都来了,不能不吃啊。”

        “那好吧!”

        帕孜勒觉得这小子说得有那么点道理,不来都来了,试一下怎么了,反正一份羊肉焖饭也不贵。

        招了招手,把服务员叫来,要了一份羊肉焖饭打包,没想到陈牧临末居然还插嘴说:“再给我来个烤蛋,还有一盅罐子肉汤。”

        帕孜勒真被惊住了:“你还吃啊?”

        陈牧腼腆一笑:“大叔,烤蛋和汤不占位置,挤挤还是能吃下去的。”

        帕孜勒真心无语了,啥也没说。

        吃完饭,两百块钱就打发了,四个人吃了个肚子浑圆。

        陈牧提着羊肉焖饭,对帕孜勒问道:“大叔,接下来我们要去哪儿?”

        帕孜勒显然早已胸有成竹,几乎没想就回答:“k市附近好多乡镇都有我的朋友,先带你去转一圈。”

        反正陈牧手里有羊肉焖饭,热乎乎的,去哪儿都没问题,跟着帕孜勒他们上车直接走了。

        接下来——

        陈牧总算见识到什么叫做人面广了。

        出城以后,随便去到任何乡镇,帕孜勒都不用下车,就有人认得他的车子,从而把车子叫停和他打招呼。

        “萨拉木,帕孜勒大哥,你又到我们这儿来了哩,怎么样,身体还好吗,”

        “帕孜勒,你小子又来了,上家吃饭去,我让你婶子给你做手抓饭。”

        “帕孜勒,去年可真是太谢谢你,我的小收割机要不是你派人来修好了,都不知道怎么办呢。”

        ……

        来和帕孜勒说话的人很多,陈牧的维语一般般,只能听懂一些日常用简单的,所以能听明白的并不多。

        不过就算听不懂那些人的话儿,也能从他们的神态动作看出来他们对帕孜勒有多热情,这也从侧面告诉陈牧,帕孜勒以往是如何对待这些人的。

        帕孜勒笑着和这些人寒暄着,不管那人穿得有多破,又或者身上有多脏,他都会热情的拥抱贴脸,即使身上的衣物会沾上印子也不当回事儿。

        帕孜勒在没人的时候,回头和陈牧说:“这是我阿塔从小就教我的,一个人只要来到这个世上,就都是一样的,不要轻视任何人,把他们当成兄弟姐妹,他们会在你有需要的时候帮助你的。”

        陈牧虽然有着自己的三观,可帕孜勒的话儿还是让他觉得受教了。

        不管怎么样,能把人际关系经营到像中年帅叔这样,绝对是一件牛掰至极的事情。

        帕孜勒每去一个乡镇,都要拜访好些人,大都是一些长辈,例如乡佬之类的人。

        他和这些人也没谈任何关于生意上的事情,只是闲聊寒暄,问候几句生活上的事情,然后就告辞离开。

        一直到了晚上,这一天的行程才算完。

        帕孜勒领着大家进了一家饭馆吃饭,一边吃一边对陈牧进行只能“传男不传女”的秘籍教学:“人情的本质不是生意,所以不要把人情和生意混为一谈,可是事实上人情是能够影响到我们的生意的,所以当你需要做生意的时候,或许会成功,也或许会失败,可如果你能成功,积攒下来的人情会帮助你获得更快、更大的成功,可如果你失败,人情会让你不失败得那么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