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都市小说 - 媒庄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六章 断什么情,绝什么爱

第一百六六章 断什么情,绝什么爱

        红蝉梦从洛林殿走出来,神采奕奕,春风得意。她感受了一下香甜的空气,天气甚好,适合去见见老朋友。她找洛枫要了件斗篷披在身上,遮住容颜,朝玄陆殿走了去。

        红蝉梦坐到玄陆殿门前的树上,取出一根竹笛,悠闲地吹起来。曲调轻扬缓慢,有种妇人坐在溪边戏足,感叹岁月静好,又伤感容颜已逝的悲喜交加的感觉。过了一会儿,玄陆殿内走出来一个人,站在树下恭敬道:“姑娘,神君有请。”

        红蝉梦笑眼弯起,从树上跳了下来,跟着小厮走了进去。她转着手中的笛子,一路欣赏着殿内的风光,清雅别致的园林风格,确实符合玄陆殿主人的个性。

        小厮将红蝉梦领进舒林轩,红蝉梦推门进去,风亭一副等急了的样子看着她:“来来来,刚让人做好的烧猪蹄,味道一绝。”没有客套的寒暄,仿佛多年的老朋友一样默契。

        “你家那两个小鬼呢?”红蝉梦也不客气,一屁股坐了上去。

        “哪两个?是把我气的要死的两个,还是怎么都气不死我的两个?”

        “我指的当然是后面两个啊,前面两个都上万岁了,还称小鬼,合适吗?”红蝉梦接过风亭递过来的盘子。

        “啊,梓瑞和墨昔啊,我把他们两个送到云世天穹修炼去了。”

        红蝉梦嗔怨地咂了一下嘴:“你这个当爹的可真狠的下心,他们还那么小,正是玩闹的年纪,云世天穹又戒规森严,连吃饭走路这种小事都要管,而且还不收女子,你究竟是送他们去修炼,还是送他们去当和尚啊?”

        “不收女子吗,那你当年是怎么进去的?”风亭看着红蝉梦意味深长地笑。

        “你管我怎么进去的,反正那种鬼地方,我是再也不想去第二次了。”红蝉梦将猪蹄上的肉用小刀削下来,放在碗里。

        “放心吧,你许久不去了,有些事不知道,你的老情人死的时候,将云世天穹的规矩改了一些,至少现在还是收女徒弟的。”风亭嘬了一口酒。

        “我在的时候不改,我走了就把规矩改了,他还真是不待见我。”红蝉梦咬着嘴里的猪蹄,没心没肺地感叹了一句:真香!

        “分明是你不待见他。”风亭道。

        “一个都埋进了黄土的人,说他干啥。咱们聊聊今天玉儿跟洛尘的婚礼呗!”

        “哼,”风亭鼻眼一翘,“别跟我说这事,一提到这个我就来气,你说咱俩那么辛苦地帮那臭小子,可他倒好,回回不珍惜,到手的媳妇都被别人抢走了。”

        看来风亭还不知道婚宴上发生的事,红蝉梦忍住嘴边的笑意,装的一本正经地说:“他们两个的缘分本来就薄的跟纸一样,是你不相信,非要我掺和一手。为了撮合他们两个,我改了玉儿在姻缘石前立下的誓言,赔了媒庄庄主的位置,结果到头来玉儿仍然不是你们家的媳妇。你说我亏不亏?”

        “你亏啥呀亏,我们当初可是各取所需,你现在还吃着我家的猪蹄呢,还说这种没良心的话。”

        “我没良心,嘁,你都不知道我今天做了啥?”

        “你还能做啥,蹭酒席去了呗!”

        “啧啧,不愧是我崇拜过的人,这脑袋就是比别人灵光,”红蝉梦突然笑脸一垮,变脸说道,“不过,你猜错了。”

        “你先别说,让我猜猜。”风亭举起手叫停,眼睛在红蝉梦身上仔细瞧了几眼,脑袋里转了几个来回,“你今日该不会代替玉儿去成亲了吧?”这斗篷下,红衣灼然,喜庆派头,去吃酒席总不能穿这样显眼的颜色夺了新娘子的风头。

        “不错不错,赏你块肉。”红蝉梦赞赏有加。

        “红蝉梦,你……”风亭坐下来,笑得慈眉善目,“干的漂亮!”

        “风亭,我一直好奇,雷霆之前一直不喜欢玉儿,你干嘛非要撮合他们两个,强扭的瓜不甜,你看他们两个之间生了多少误会,吃了多少苦,才赚来了这么一点儿缘分,值得吗?”红蝉梦在情爱里吃过一次亏之后,就看开了,没有那么多非得要在一起的爱情,也没有非他不可的人。

        “你不知道,这是我跟小玉儿之间的约定。她爹黎华又对我有恩,我视玉儿就跟自家闺女一样,她跟雷霆在一起,受了委屈还有我帮衬着,要是去别家受了委屈,我都没办法知道,又如何帮她呢。”

        “行了,你也别操心他们两个了,这次我可是豁出去了帮他们,要是再出了什么事,他们可就真的是命定无缘了。到时候,万一玉儿要将自己的名字从姻缘石上划去,我就真的没辙了。”

        “不会了不会了,雷霆已经知道错了。”风亭笑道。

        ……

        百年前。

        男人和女人站在姻缘石前,另外一个女人刚刚在这里起了誓。

        “你当真要将庄主之位交给这个女人?”明欢看着红蝉梦道。

        “怎么,你舍不得我啊?”红蝉梦调笑道。

        “你怎么说的出来这种话的,你从头到脚有哪里值得我留恋的地方吗?”明欢嫌弃地都懒得多看红蝉梦一眼。

        “二两狗肉不是人,怎么有你这种多看一眼就觉得糟心的家伙?赶紧有多远滚多远,我要呕了!”红蝉梦捂着嘴巴就要吐了去,明欢白了她一眼,迅速地离开了。

        红蝉梦冲着明欢离开的方向踢了一脚,真要不是看在阮红线的份上,她才不会在庄里养这种黑心黑肺的王八蛋。

        红蝉梦挥了挥被明欢污染的空气,静下心来,在姻缘石上显出一行字:

        西岚有玉,愿入媒庄,断己情爱,促人姻好,甘此一生,不爱不恨

        “年纪轻轻的姑娘,断什么情,绝什么爱啊!”红蝉梦将那一行字拂手一换:

        西岚有玉,愿入媒庄,甘此一生,促人姻好

        “雷霆,风亭将你们俩的事托付于我,我就再帮你一次。西岚玉对你还有情,不好把你忘了,至于你,就重新开始吧!希望下次你们遇见的时候,你能好好待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