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修真小说 - 那时青春太狂放在线阅读 - 第1228章 我不这么认为

第1228章 我不这么认为

        月幽晓苦笑了一声,说:“假如你的女儿,因为某个人的关系,害得被人抓去了,差点有生命危险,你也一样会对那个人意见很大。”

        我点点头,觉得她说的也有理。

        禇木死了,夏冥宇带人从火场里把他的尸体拖出来的时候,他的尸体几乎已经被烧成了黑炭。

        这件事并没有被报道出来,第二天的报纸上只是写了“我市郊区某某废弃修车厂昨夜发生一起大火,造成xx伤亡”,但并没有写出伤亡人的身份,昨晚那场大战也就被这样轻描淡写的掩盖了。

        不过这当然都只是欺骗普通人的,禇木的死,很快在圈子里传开,而且大家都已经知道他是因为背叛了五行会的总会长,还抓了总会长的女儿,水字会的分会长月幽晓来要挟,才被总会长派出去的人杀死的,很少人有人知道我和犬长老也参与了这件事。

        道上顿时一片唏嘘,谁也没想到所有人竟然都被禇木给骗了。曹家也派人来表示了抱歉,并且给出了赔偿,毕竟当初月幽晓是在他们的地盘出事的,不过月幽晓也表示没有在意,她自己也没有想到禇木敢在那样的场合动手。

        月寒嵩虽然回来了,但他还是并没有站到台面上来主持大局,而是把五行会的事情全权交给了他的女儿月幽晓来处理。月幽晓回来以后,迅速把以前的那些部下通通召集了回来,五行会经过此事之后元气大伤,金、火、木、土四字分会通通没有了,这些分会需要一次彻彻底底的重建。而老禇和段戬仍然在逃在外,没有任何消息。月幽晓放出话去,将老禇和段戬从五行会中除名,并且要他们的命,谁敢站在他们那一边,就是与整个五行会为敌!

        老禇究竟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

        有一天夜里,一个身材魁梧蒙着脸的青年出现在了郊区那被烧毁废弃修车厂废墟外。那里已经被拉上了警戒线,因为还是重要的现场,有很多东西需要取证,所以到了晚上仍然有几个警察在那里留守。

        “什么人!?”一个警察提起强光手电筒,朝一个方向看去,不过只看到了一堆高高的杂草,这附近到处都是这种东西,特别荒凉。

        “老王,你怎么了?”不远处另一个警察走过来问道。

        “刚才那边好像有什么人影晃过去了。”老王说:“老张,你刚才有没有看到啊?”

        老张往那边瞧了瞧,除了倒立在树上的猫头鹰什么也没看见,打着哈欠说:“哪有什么人影,老王,你白天没睡好出现幻觉了吧,这种地方谁会来啊?”

        老王点了点头:“说的也是……”刚说完,他就感觉到后脑遭到了重击,身体软趴趴的倒了下去。

        “哎老王,有烟没有,我的烟抽完了。”老张挠了挠脖子,转过头,顿时一愣,因为老王已经躺在地上了。

        紧接着,一个人影突然从旁边窜出来,一个青年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在黑夜里散发着淡淡的寒光。

        “你……”老张瞪大眼睛看着那人,下意识的去拔腰间的枪,可是青年一拳狠狠揍在他的肚子上,差点让他晚饭吐了出来,紧接着老张就觉得眼前一黑,昏阙了过去。

        青年没有下死手,打晕了守在外面的人,走进了这座已经被烧成废墟的修车厂。

        他上到二楼,看到了警方用粉笔在地上画的一条条白线,白线画的是一个个的人形,他知道,那都是曾经有尸体躺过的地方。

        青年的眼神有些呆滞了,他缓缓地在楼层里走着,直到最角落里那道白线画成的人形停下。

        旁边的墙壁上,还留下了已经干掉的血迹,青年的手轻轻地在上面抚摸,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突然他抬起头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大吼,回声在安静的夜里不断回荡,“轰隆!”的一声响,他一拳狠狠砸在旁边那面墙上,那面并不结实的墙轰然塌了下来……

        青年将流淌着鲜血的拳头握得很紧,一双露在外面的眼睛散发出野兽般令人胆寒的凶光!

        第二天我到夏冥宇那里,他告诉了我这件事。

        “老王和老张伤得都不重,对方只是让他们暂时失去了意识而已,看来应该是想到修车厂里去看一看一些东西。”夏冥宇对我说道:“你觉得这个人会是谁?”

        我坐在他的对面,缓缓吐了口气,说道:“除了老禇,还能是谁呢?”

        “二楼的现场,就是原本禇木尸体的旁边,还有一面墙被人砸塌了。后来经过分析,应该是被人用拳头砸塌的。一拳,就打塌了那面墙。”

        我听了苦笑着摇了摇头道:“看来,老禇的复仇心很盛……”

        夏冥宇说:“现在他哥哥禇木死了,老禇毕竟还太年轻,失去了可以依靠的人,恐怕再没过多久,就会被月寒嵩的人剿灭了。”

        我沉默了一下,说:“我不这么认为。”

        “哦?”夏冥宇好奇的看着我。

        我跟老禇是老对手,以我对他能力的了解,我认为,即使没有禇木这个依靠,他自己照样可以独树一帜。因为他身上有一股气质,一股只有领袖才有的气质,所以他有这样的潜力。

        夏冥宇见我不说话,轻轻笑了笑,也没有再问下去。

        “对了,你今天来找我,应该不是为了听我瞎扯这些公事吧?”夏冥宇笑眯眯的看着我道。

        “呃……”我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接着问道:“是的……冥宇哥,你在现场,有没有看到一把青色的匕首?那是一把很特别的刀,看起来有一些年代了,上面有着青色的锈迹,还有一些外国文字和一些很特别的花纹。”

        “呵呵,我就知道,原来这东西是你的。”夏冥宇说着,拉开了自己面前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盒子来,放在我面前打开,青锈匕首正完好无恙的平躺在盒子里面。